My Favorite Boots #23


<Profile>

小葉,彰化人,2010年在台中設立以男性復古經典風格服飾配件為主軸的 "Back to Original"。

先後經銷Wesco、White's、Russell Moccasins等美式工裝靴,為重度工裝靴玩家。

► My Favorite Boots


如果你是heritage style的資深玩家,對於Back to Original這名字應該不陌生。Back to Original為台中地區少數深耕heritage style風格的店家。Back to Original創辦人- 小葉 - 出於對美式生活風格以及復古工裝靴的熱愛,先後經銷了Wesco, White’s, Russell Moccasin, Rolling Dub Trio等的美日品牌,讓Back to Original成為中部地區的美式工裝靴重鎮。


小葉身為重度的工裝靴蒐藏家,藏靴無數,My Favorite Boots專訪沒有來Back to Original踩點一下,似乎有點說不去。加上小葉鮮少接受採訪,也很少公開他的蒐藏,近幾年來更是退居幕後,這些因素也讓這篇M. F. B. 專訪更加難得。想知道小葉經營Back to Original的心路歷程,退居幕後的原因又是什麼呢?趕緊看下去吧!


Interview  


Q: 什麼契機讓你決定創立Back to Original這家店?


這個問題讓我想到每次人家問我:「你的興趣是什麼?」


我會說我是個沒有興趣,但只有熱情的人。所以沒想做,連邊都不想沾,決定做了,會保持彈性跟韌性去尋求各式各樣的可能,不會因為多數人認為行不通的原因而輕言放棄。

至於為什麼會開店,對外官方說法是從小就喜歡美式鞋靴,很嚮往美式生活,但實際上是在創業前,一直待在出版業界老字號的公司,當著無味的上班族,心想常想難道未來都要這樣嗎?因為那時我打從心裡覺得上班無趣,後期上班就很不專心。主管時常會提醒我:「出來上班就是好好認真作。」但是看著我的某些資深同事在公司重複做著一成不變的事,作了十幾年;我只要想到我未來也要這樣的過,我真的無心工作。老實和你們說,當初是主管暗示我請我離職,我也覺得是時候該離開了。


離開出版業後,我一心一意想回中部,但又不想讓媽媽擔心,離職後有大約一年多的時間我並沒有長期的正職工作,多是做一些短期的打工。到後來我有一個領悟,我發覺我沒辦法「吃人頭路」。但人還是得要賺錢過日子,我就從網路拍賣開始。當時ebay有好多東西台灣都沒有人在賣,於是自己就嚐試從國外找貨源回來放網拍上賣,賺取生活費。早期曾和我買東西的客人,有不少現在也是同行店家了。

後來我就決定在台中開店,硬著頭皮和家人調度了一筆啟動資金,把一些台灣還沒引進的美式品牌給帶進來。像是Filson,我是台灣第一個引進販售的人。後來陸續引進White’s,Wesco ,還有Russell Moccasin等等。當時為何沒選擇台北開店,是因為我很怕台北的擁擠。所以即使我知道業務和客群不在台中,我還是毅然決然在中部開店。很多人或許不知道,其實當時我在日本也有一個網拍帳號,幫日本客人代訂White’s跟Wesco等的美式工作靴。


所以在開店的前三、四年,除了台灣的業務,我每天都大量接待日本客戶對於Custom Boots的需求,連日本工裝靴的論壇網站當時都見的到關於我的日拍商店的討論。


講到經營美式工作靴的過往,大家或許以為我是被動的坐在台中的店裡等客人來店消費。但是在經營日本網拍的那段時間,早上還沒開店的時候,我就是在線上回覆日本客人的問題,協助客人訂製靴子。一周除了五,六,日我會在店裡外,平日我還會配合北部客戶的需求,帶著量腳器、皮革樣本、甚至相近款式,相近尺寸的鞋款,驅車北上給客人試穿介紹鞋款。台灣市場不大,以前是這樣,現在仍是這樣,但由於當時連同日本方面業務的進展,2012年,我是當年度White’s Top 10 dealer/前十大經銷商。為此,我還收到White's寄來的原木獎牌,這件事別說發FB粉專宣傳了,連同行都沒什麼人知道。


一般人以為我家境很好,但其實我家人是貸款來借我開店的。所以我知道我必須要捲起袖子做下去。開業前四年,我基本上是在店裡後面的倉庫睡覺。加上我很環保,我店裡沒有裝冷氣也沒裝熱水器。每天洗冷水澡時,能讓我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是貸款創業的,某部份應該也算是我很享受自我挑戰吧!但是在2015年左右,由於日本匯率對我不利,以及拍賣生態有了變化,我了解產品、通路、客群等都已經改變了。以一個外國人經營日本市場的難度已經讓我無法維持我的獲利模式,所以我就退出日本網拍了。


Q: 經營日本拍賣時,是用日文還是英文跟日本客人溝通?


我常笑說: 別人是花錢上X球村補日語,我是靠賺日本人的錢來學日語。就像我前面提到,我一旦決定要做一件事,就會全心投入。所以我經營日拍有一個目標,就是要讓日本客人覺得他就是在跟日本店家購物。我不會說我對語言有興趣,我會主動學習語言是我認為我未來用得到,簡單說我是個很務實又功能導向的人。記得我在當兵的時候,迷彩褲裡右邊口袋放的是英文書,左邊的口袋放日文書,有空我就拿書出來啃。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在看日文,士官長看到就帶著嘲諷的口氣問,看日文書有什麼用處?但我也沒放在心上,就覺得自己何必為他人的不懂而生氣;我自己覺得有用最重要。



Q: 今天你分享的九雙靴子裡,你覺得最有意義的是哪一雙?


應該是這雙Red Wing 877。它不是我的第一雙Red Wing,我的第一雙Red Wing 是875。那是在將近20年前,約是2000年還是2001年,萬事威剛代理Red Wing進台灣的第一年,那時的萬事威還叫做Fantastic。我自己搭火車上台北購買的。但是那雙875現在已經沒留在身邊了。

這雙手裡拿的877也是差不多那時期購入的,一直穿到現在。其實我對現行版的Red Wing已經不太感興趣,也很久沒有關注了,但是這雙877是我在玩靴最初期買的,看到它還是會讓我想到當初買到心儀的靴子時的興奮與感動,所以真的對我很有意義。


Q: 買一雙鞋時最重視的元素是什麼呢?


我最在意的是功能。常常有些人會把心理需求跟實際需求混為一談,以致於做了錯誤的購買決定。請不要誤會喔,並不是說我的靴一定要有Gore-tex,或是Vibram鞋底等比較實際層面的功能。一雙靴可以讓我裝b耍帥也是一種功能;這是一種滿足心理需求的功能(笑)。


Q: 最近有沒有想買的靴子呢?

Zerrow's 鞋款示意圖 (取自Zerrow's官網)

我對日本品牌Zerrow’s還蠻有興趣的,一直很想跟他們訂製一雙來體驗看看。其實Zerrow’s蠻有意思的,它的靴子常常都是翹頭,雙車線加上曲跟等比較霸氣的配置,風格來講,讓人覺得有點接近Wesco,但是Zerrow’s的作工手路又非常細,又帶有濃濃的日式風格,我會說Zerrow’s有做出自己的味道。但是我的靴子真的太多了,美式工裝靴來講,現在在手邊的可能有100-120雙,所以我真的不缺靴子了。也因此雖然對Zerrow’s有興趣,但一直沒有動力去購入。


Q: 當初怎麼認識Dr. Sole的呢?


最早是客人跟同好跟我分享的。然後我自己就去作一些research,發現在台灣竟然有人在提供復古風格的鞋底,我便主動去接洽。


記得當初你們(Dr. Sole)還在新北蘆洲時,我還去了你們的工作室拜訪。至於當時最初的想法是我要提供新的鞋底選擇給訂製Wesco的客人。我應該也是全世界第一個可以讓人選配Dr. Sole鞋底的Wesco訂製店家吧!


Q: 開店至今,有沒有什麼甘苦談可以跟我們分享的?


不是只有我有甘苦談,經營各行各業都很辛苦,台灣沒市場,所以即使在台中我也是想辦法走出國際。像是我很愛推理小說,各國的我都看,但在台灣沒有本土的推理小說。其實原因很簡單,沒有市場規模。沒有市場支持的環境,談夢想是很荒謬。像我這麼實際的人,我很了解,做生意千萬不要和現實脫節。所以我剛開始就沒有設定要賣給台灣人而已。


就像當初到淘寶開店,業界的人都會來揶揄我說:「葉董,錢賺很多耶!」但後來很多人紛紛都進去開店。有賺錢的時候,大家就會覺得自己很厲害。 人性就是這樣,當結果是好的,會傾向稱讚自己的能力;但如果做不起來時,就會說自己在不對的時機進場;或者給自己理由,認為是可以做的起來的,只是因為資金不夠、沒有人資助等等之類的藉口來為自己的失敗作解釋。 但大多都會遺忘了其實自己是跟從者的角色進入市場的。總之工作上很多的決定,我都是認真評估後,就會義無反顧積極出擊;我是不會做著等待客人上門的,所以在開店半年後就把家人貸款借我的錢還清了。


Q: 有沒有想要推薦給同好玩家的款式?


我的答案是沒有推薦,因為每個人的喜好需求是不一樣的。我最喜歡的款式或許我回答的出來,但我沒有最推薦的,畢竟客人不是我,我也不是客人。但客人有興趣了解我們商品的話,我很願意把細節解釋得很清楚。有些覺得不適合的,我也會根據他的需求直接推薦其他的店家或品牌。我不想做勉強來的生意。


Q: 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個人及Back to Original未來的規劃嗎?


開店說沒賺錢這太矯情。如上面所說的,很多人或許會以為我家裡很好過,但其實我的原生家庭經濟並不優沃,安頓好爸媽的老年生活之後,我並不眷戀自己開創的第一個事業,是時候開展人生當中其它的可能了。


大家應該都知道幾年前,Back to Original從原本的一中商圈搬到現在的位置,會搬遷除了是因為原本舊址租約到期外,我的人生規劃跟家庭因素讓Back to Original的經營模式也都有了一些調整。


我將店務跟經營都交棒給原本的同事Jesse,Jesse現在是Back to Original實際經營者,我現在已經退居幕後,有點像是顧問的角色。現在的我就是過著簡單而自律的生活,大量涉略經濟、財經、歷史、心理學、自然環境領域的知識,著實與多數人為著薪水而工作的生活有很大的不同,享受與安逸從來不是吸引我的,不斷的進步與持續的強壯(心理上與生理上)的充實感對我來說才有意思,才有挑戰性,至於你問我下個工作或事業會是什麼,現在還沒出現,但它自然會來。

至於未來的計劃,我終將會離開台灣,會在台灣之外的地方尋求新的工作方向或事業機會。世界太大了,不管在台灣有多安逸跟穩定,因為這些安逸跟穩定而捨棄掉台灣以外的區域所能帶來的可能的機會,對我來說這太可惜了。


經常有人問:「我不留在自己創立的店,要去做什麼?」好像這是一個很荒謬的決定,尤其是當它滿足了絕大多數人追求的東西: 例如自己當BOSS、愛好與工作結合,又有多數人認為理想的報酬等等。我的回答很簡單,就像我當年"被"主管要求離開前一份工作的時候,當時的我也不知道一年多後我會成立Back to Original這家店,所以永遠不要去預測事實上預測不了的事。機會來了,或者有了明確的目標後,就要拼盡全力去達標。但你永遠花時間在自己可以控制的事,在時間管理、提升效率、情緒管理等各個層面上精進自己,充實自己。有了這些提升就不會讓一些困擾一般人的事困擾自己,例如網路謠傳或八卦。永遠不要讓沒有必要的事左右自己的計畫和未來的方向。人就是很愛擔心控制不了的事,卻不做好可控制的事。講很簡單,但真的要執行不簡單,但是我盡量讓自己可以達到我理想的境界。

訪後心得


整個專訪過程中,小葉可以說是無話不談,我們也被小葉的真性情給渲染,使得訪談時間也比預期還要來得長,但是我們並不覺得枯燥,反而還覺得意猶未盡。要不是有下個行程要趕,我們甚至還可以繼續聊下去。但也因為小葉的個性使然,這次的M. F. B. 有比較多心理層次上的分享,也讓這次的訪談有別以往,希望大家還喜歡此次的M. F. B. ,我們下次見!

  • YouTube
  • Instagram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weibo
  • Tumblr - White Circle

© 2018 Dr. Sol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