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vorite Boots #9

Updated: May 24, 2019


<Profile>

Suzuki Michiya Director of ブーツのミカタ 鈴木理也 前Red Wing Japan總經理,現任"ブーツのミカタ"的主理人

/簡介/ 出生於東京,成長於九州福岡。在2005至2019年期間擔任Red Wing Japan的社長。在Red Wing任職期間,主導Red Wing Heritage系列的開發,並成功在全球將Red Wing的品牌形象從平價的藍領工作靴提升至高端的時尚風格市場。自2019年4月完成階段性任務後,離開Red Wing Japan,現為自由接案的品牌顧問。近日啟動新企劃 — “ブーツのミカタ Boot Advocate • Japan”的Youtube頻道。ミカタ在日文有盟友(ally)以及觀察(observation)的雙重意義。ブーツのミカタ這個企劃的目的是希望將高品質的日本皮製工作靴推廣至全球市場。目前ブーツのミカタ頻道內的影片只有日文字幕,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有英文字幕的影片問世。

► My Favorite Boots

第一次跟鈴木先生見面是在2015年秋天的日本橫濱。當時在CC Show的會場上,我們聊後不久就發現,原來我們已經在Instagram上相互追蹤一段時間。當時我們暢談了許多跟Red Wing以及工作靴相關的話題,也彼此分享了許多經驗談。鈴木先生當下也邀請我如果有機會去東京的話,到Red Wing Japan位在惠比壽的總部去參觀。在那首次會面之後,我跟鈴木先生還是常常透過社群軟體交換資訊;鈴木先生也多次利用來台北出差的機會,蒞臨Dr. Sole位於松江南京站附近的工作室跟我們交流。而我卻一直到今年3月時才真的有機會去參訪Red Wing Japan的總部。

親眼看到以往只在雜誌上看過的Red Wing Japan總部的古董Red Wing收藏,著實令人大開眼界! 但真正令我感到興奮的是能再次跟鈴木先生心得交流,並從他身上學習有關工作靴的知識以及工作靴市場的第一手資訊。我常常說鈴木先生是Red Wing的絕地大師(Jedi Master),他從不吝於分享他所知道的知識。對於此次的M.F.B.訪談邀約,鈴木先生也是很快的一口答應。真的很榮幸鈴木先生在Red Wing任職內的最後一次interview獻給了M.F.B.,相信大家已經迫不及待要欣賞鈴木先生的工作靴收藏,以及他在Red Wing任職中的各種甘苦談。趕緊往下看吧!


Interview   林: 是甚麼樣的契機讓您進入工作靴的領域呢?

鈴木: 約在1977年,我還在高一時,我跟許多當時的日本年輕人一樣,開始對於美國文化有濃厚的興趣。當時我剛好在福岡當地的一間書店內找到一本叫"Made in USA"的雜誌,可以清楚看到這本雜誌的封面就是一雙Red Wing,而這本雜誌可以說是在日本推廣美式生活風格的先驅。在這本雜誌裡頭,不僅僅是關於時尚,它還推廣了許多美式風格的文化,如校園生活,衝浪,戶外,加州式生活等等。其實在1970年代,美國當地的年輕人,尤其是西岸的大學生們,正在經歷一種"解放"的風潮。年輕人們開始強調對於服裝的自主權,他們會穿著輕鬆的t-shirt,且t-shirt上多會有各種文字訊息來表達他們的主張。相較正式感的紳士鞋,較為休閒的工作靴也在這個年代進入年輕人的生活。而像Red Wing這類的工作靴,也透過Made in USA這本雜誌的引薦進入日本市場。在1970年代,日本的經濟情況快速成長,來自美國的舶來品迅速獲得消費者的青睞。而也是從這個時期開始,Red Wing這類的工作靴或Levi's牛仔褲這類在美國屬於日常休閒類的商品,在日本反而變成是一種可以呈現生活風格的時尚單品。所以我可以說Made in USA這本雜誌是我開始接觸工作靴以及美式風格的濫觴。當初我在應徵Red Wing這份工作時,我還帶了這本雜誌來輔助解說我是如何從高中時開始接觸Red Wing的。但其實我是一直到大學畢業後才買了我的第一雙Red Wing,經典的2268工程師靴。即使這雙靴子我早已穿不下,但至今我仍然保留這雙充滿紀念意義的2268。


林: 如果要從您所有的靴子收藏中挑您最喜歡的一雙,會是哪一雙呢? 為什麼?

(Red Wing Beckman #9011 "樣品別式款")

鈴木: 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基本上每一雙靴子對我都很有意義。如果一定要做決定的話,我會挑這雙"樣品別式款"的Red Wing Beckman 9011。我一直很喜歡Beckman系列簡單又經典的設計;除此之外,這雙Beckman 9011所採用的black cherry色featherstone皮革的舊化效果相當迷人,這也是為什麼這雙9011會如此吸引我的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這雙9011是世界上第一雙沒有使用鞋頭定型物的Beckman boots,也就是所謂的軟頭(soft toe)。軟頭款式的工作靴在1930-1940年代間一種普遍的現象。在這雙9011之前,我曾經拿自己的靴子讓修鞋師傅取出鞋頭定型物,而在我親自體驗過後,我覺得軟頭的工作靴真的是太舒服了!所以從2011年起,我便一直想要測試所謂軟頭工作靴的市場潛力。在2012年時,我要求Red Wing原廠幫我生產一雙沒有使用鞋頭定型物的Beckman boots, 也就是這雙"樣品別式款"的 9011。其實美國原廠而言,取消鞋頭定型物是一個很奇怪的生產要求,但是我是真心相信軟頭靴的市場潛力,而終於在2017年時,Red Wing Japan正式發售軟頭款的Flat Toe Beckman系列(9060, 9062, and 9063),市場反應也是相當熱烈。但其實從2012年的這一雙樣品9011到Flat Toe Beckman正式發售的2017年, 其實也是歷經了5年的時間才得以上市。即使時間花費比想像中還長,但我還是很高興我的想法可以得到市場的認可,這也都要歸功於這雙soft toe 9011。


林: 提到Beckman系列,我記得在2005年時,當時還沒有所謂的Beckman系列,但當時有一系列的Red Wing百年紀念款,其外觀就跟今日的Beckman系列相差無幾。這些百年紀念款是否就是Beckman系列的前身呢?


鈴木: 沒錯,你可以這麼說。當時的百年紀念款的設計靈感來自20世紀初的工作靴,某些款式甚至採用Red Wing少見的皮底設定。而有另一系列的鞋款(經典的馬克頭及圓頭款式)的鞋面是使用著名的Horween Chromexcel。這些特殊的設定讓這幾款百年紀在當時造成不小回響。不久後,Red Wing以這幾款百年紀念款為基底,發表了以創辦人為名的Beckman系列。初期的Beckman系列仍是使用Horween Chromexcel皮革,但不久後就改用自家S.B. Foot Tannery所生產的Featherstone皮革。自問世至今,Beckman系列就一直是Red Wing最為暢銷的鞋款之一。

The Centennial Boots Red Wing 1909 (照片取自Red Wing Berlin)

林: 當你在決定要購買一雙靴子時,甚麼是你最重視的標準?

鈴木: 有一些評判標準會幫我決定是否要購買一雙鞋。首先,這雙鞋必須要合腳;也就是說,穿著時的舒適感很重要。如果一雙鞋穿起來不合腳,即使鞋子再好看我也不會想要穿上它。再來,對我而言,靴子最好是"authentic"的。所謂authentic是指,一雙靴子並不是為了迎合大眾市場而生產的;相對的,它是為某個特殊的使用目的而被生產出來的,例如,獵靴,工作靴,登山靴等。而且生產這些靴子的製鞋師傅是所謂的職人。穿著這類"authentic"靴子可以讓我確切的感受到靴子背後的製鞋師傅所投入的熱情以及態度,這也是這類靴子吸引我的地方。這也可以解釋我不喜歡靴子鞋面上有任何品牌logo的展示。如果一雙製作精美的靴子,根本不需要任何logo價值來證明它有多好。簡單的說,鞋子本身就足以告知消費者它有多好。


林: 很有趣的是,根據我們的經驗,許多台灣消費者偏好靴子上有logo的鋼印。有logo鋼印的靴子甚至會比沒logo的款式還要來的搶手。


鈴木: 但我完全可以了解這樣的情況。有些人就是喜歡logo,而有些人就是不喜歡。我碰巧就是那個不喜歡logo的人。但我認為有一個原因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台灣消費者比較偏好有logo的款式。我記得在2008年時,許多台灣消費者是受到一部電影的影響而開始注意到Red Wing,那部電影好像叫海角甚麼...


林: 海角七號!


鈴木: 對,海角七號! 因為這部電影實在太受歡迎,許多台灣消費者是從男主角穿的Red Wing 875才開始接觸Red Wing的。而那一段時期的Red Wing多是有logo鋼印的。也許就是這樣的強烈印象讓消費者認為Red Wing就是要有logo鋼印的。


林: 這真是一個有趣的觀察! 另外,我注意到您大部分的靴子都有巧思的客製改造。這些客製改造對您而言有甚麼特殊的意義嗎?

鈴木: 我不僅在靴子上,我也會在我的衣物上做一些改造。就像是我換了我身上這襯衫袖口上的釦子,因為原廠的設定即使我把扣子扣上,袖口對我而言還是有點太鬆。這時候我就會選擇把袖口的鈕扣換位,讓袖口可以更適合我的手腕。所以說,有時候一些小改造是為了讓東西在我身上能更貼合我的身型。有時候一些小改造是為了功能性的加強。例如我有一個使用很久的背包,這個背包已經被修理很多次,但至今我仍然還在使用。而在修理的過程中,我可能會做一些改造: 為了耐用性,背帶已經換成真皮的材質;為了實用性,我還加了一個皮革的內袋可以收納小物。每一次的修改都會讓這個物品更加特別,也更有意義。至於靴子的改造,有時候透過改造靴子我們可以測試未來可能新產品上的一些新的可能性。例如剛才舉過的例子,我把我的一些靴子送去給修鞋師傅取出鞋頭定型物來測試軟頭靴的市場潛力。當然,有時候一些靴子上的改造只是根據我個人的喜好去進行的 🙂






林: 哪一款靴子是您目前最想擁有的? 可以是絕版再也沒有生產的款式,也可以是目前市場還是買得到的款式。

鈴木: 我一直以來對於Red Wing早期,特別是1950-1960年代所生產的工程師靴有濃厚的興趣。這些早期生產的工程師靴最吸引我的地方在於生產流程中"crimping"的這個步驟。所謂"crimping"常見於工程師靴或是切爾西靴(chelsea boots)等沒有鞋帶設定的套筒靴上。其目的在於事先將鞋面塑成弧形,讓鞋面再接下來的結幫(lasting)過程中可以更加貼合楦頭。鞋面在crimping之後,通常在腳背正中處會留下兩道壓痕,也有人稱這樣的壓痕為"toe track"。而早期的Red Wing工程師靴在crimping之後,鞋面甚至會留下很像被捏起來突出物,這樣的效果是近代生產的工程師靴所見不到的細節,這樣的細節正是讓我覺得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我也問過Red Wing美國原廠是否可以再次做出這樣的細節,很遺憾的是因為生產流程以及機台的限制,他們已經無法再做出早期那樣的效果。而我這一陣子也和日本當地傑出的製靴師傅,Brass Tokyo的松浦稔先生,一起合作重現這樣的效果。現在我們還在測試當中,希望不久後可以有好消息。


林: 日本在推廣美式復古風格上一直以來都是相當具有影響力的推手。近幾年來,日本生產的美式風格皮靴以及修鞋服務在全球玩家中也一直都是高品質的代名詞。我們注意到您除了美國靴外,也經常穿著日本品牌的皮靴,想請問美國製的皮靴以及日本製的皮靴各自吸引你的地方是甚麼呢?


鈴木: 當我們拿像Red Wing這樣的美國靴跟日本品牌來相互比較時,最大的差異當然是價格了。日本靴要比美國靴還要高價,但這是因為這些日本牌子在生產靴子時所花費的時間以及精力要比流水線生產的美國靴要高上許多。像Clinch或Rolling Dub Trio這樣的日本靴品牌,他們會更重視的是將古董靴細節的重現在現代的市場。反之,Red Wing這類的美國靴品牌主要仍然是工廠式的流水線生產流程;工廠最重視的就是效率,導致某些要花費比較多時間或精力的細節可能就會被工廠給捨棄,例如我們剛剛提到的crimping。但是像Red Wing美國原廠一天可以生產400雙以上的工作靴,這樣的產量是日本皮靴廠所無法達到。所以說,日本靴跟美國靴沒有孰勝孰負,他們只是不同的市場取向。當你想要品質穩定,價格合理的耐操工作靴,美國靴絕對可以滿足你的需求。但如果你追求的是更多細節,強調職人手工感的靴子,當然就是日本靴了。


林: 這讓我想到了不久前我跟Rolling Dub Trio的德永勝也先生聊天時的一段對話。我問他除了自己的Rolling Dub Trio外,最推薦的靴子品牌是甚麼呢? 他回答"Red Wing"。他說Red Wing的款式經典,品質穩定,價格也十分合理,非常推薦!


鈴木: 的確,Red Wing仍使用幾十年前沿用至今的方法以及機器在生產高品質的工作靴;Red Wing的性價比是可以符合大部分消費者的需求。但如果消費者要追求的是更多強烈的細節以及手作感,日本靴比較能夠滿足他們。再舉一個例子。很多日本手工靴品牌會使用手染皮面來製鞋,有些甚至會用手染的馬皮,這些手染皮在經年使用後的養成效果非常迷人。但要讓Red Wing原廠使用這樣的手染皮來製靴,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因為手染的過程既花人力,也花時間,不符合工廠追求效率的宗旨。


林: 說到馬皮,我們發現日本消費者似乎對馬皮特別情有獨鍾。好像只要是馬皮做的任何產品,不論是皮衣還是皮靴,似乎就比牛皮製品還要更有價值。對於這樣一種近乎迷戀的馬皮情結,您有甚麼想法呢?

Clinch George Boots built with Latigo leather

鈴木: 你說的沒錯。我也同意馬皮的確有一種特殊的質地,但這並不意指馬皮一定比牛皮還要高級。馬皮其實有時候並不適合用來生產皮靴,因為延展性的問題。大多消費者選擇馬皮其實也是因為大家都說馬皮好。但對我而言,馬皮跟牛皮我都喜歡,因為牛皮的質感也是很棒的。例如我之前跟Clinch訂製的George Boots時,即使Clinch有提供馬皮作為皮革選項,但我仍選用了latigo牛皮,因為latigo皮革的舊化效果非常迷人!






林: 您在 Red Wing任職的這十幾年間,Red Wing在全球的消費者心目中,特別在北美以及歐洲,已經從一個藍領工作者專用的工作靴,變成了可以展現生活風格的時尚單品。消費者們認為穿Red Wing是一件很"酷"的事。您對於這樣的轉變有甚麼想法嗎?


鈴木: 其實在日本,從Red Wing在1970年代起被引進日本開始,Red Wing就一直被視為是一種時尚單品。所以對我而言,這樣的轉變是很自然,沒有甚麼太奇怪的地方。我記得在我2005年剛任職Red Wing Japan不久,我在產品展會上碰到了一位客人。他跟我提及Red Wing自2000年初期起的一些產品細節上的轉變,導致產品的品質跟他印象中的Red Wing有很大的落差,他對於這樣的轉變感到十分失望。於是當下我便決定要將以前Red Wing之所以會吸引人的細節慢慢帶回到新的產品上,對於許多客人,包括我自己,這些細節是成就Red Wing之所以為Red Wing的DNA。當然這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它所需要花費的時間相當長。我們試著將以前停產,但舊化效果迷人的皮革重新生產,並再次使用在產品上。此外,我們也開是著手開發更多經典的鞋款,例如我們重啟老的Irish Setter獵犬標系列。這些所有的努力都獲得相當好的成效,也成功再次讓Red Wing回復以往該有的樣子。只是花費的時間真的比我預期的還要多許多,過程中當然也有不少令人沮喪的困難。但可以確認的是,在我任內所開發出來的款式,都是我認為是"authentic",且許多的細節靈感更是來自於古董老Red Wing;消費者也很高興我們將Red Wing應該要有的樣子重新帶回市場。然而,這樣努力背後其實也是充滿波折。大家都知道開發新款式時所有投入資金成本是相當高的,有些款式是可以馬上帶來立即的銷售數字,有些則不。其實Red Wing原廠內部已經開始想要調整方向,朝向大眾市場發展,因為大眾市場可以替公司帶來較為穩定的銷售成長。也許這樣的轉變對公司的銷售數字是有幫助的,但一定有一群人,包括我在內,將會開始懷念Red Wing一些比較老味,比較original的細節。


林: 我們知道Red Wing有分所謂的Heritage Division跟Work Boots Division兩個產品線。可以稍微介紹兩者間的差別嗎?

鈴木: Heritage的產品就是比較傾向於生活風格的單品;另一方面,Work Boots系列就是真的為在各種工作場合有安全需求的工人們設計生產的鞋款。Work Boots佔了Red Wing總營收的大部份,是支撐Red Wing營運的主要支柱。Red Wing Japan在2005年成立,隸屬於Heritage部門,主要負責東亞區生活風格類產品的營運。在一開始,大部分Heritage線的產品是亞洲限定的,在北美,包括美國當地,是沒有銷售的。但約在2010年開始,由於像J Crew以及Nordstrom等的大型零售商的強烈需求,Red Wing開始在北美市場販售Heritage線的產品。接著,一些獨具風格的獨立選貨店也開始販售Heritage線的商品。自此,Heritage線在北美地區的銷售便逐年成長,至今北美市場的銷售數字已經超越日本市場。

林: 我們知道Heritage線的產品主要是由岩崎先生(Akinobu Iwasaki)負責設計開發,因為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美國原廠,那你們是怎麼進行新產品開發的討論?


鈴木: Aki每年會固定回日本三次。當他回來時,我們會連同一些銷售部的主要人員一起討論新產品的開發。我們通常是為兩年後的產品進行開發,例如此時此刻我們便在為2021年春夏的產品進行開發。另外,Aki不在日本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透過視訊及email來進行討論。



林: 新產品的設計靈感多是來自於哪裡呢? 您們會從老的產品型錄去攝取"新"的靈感嗎?

鈴木: 參考老的產品型錄只是眾多靈感來源之一。除了參考老的型錄外,如同我之前提到的,我們擁有一個相當強大的銷售團隊,而當中大部分的成員都是從之前日本的Red Wing代理商-Midori International - 就一直持續工作到現在,也就是說這些銷售人員已經有20多年銷售Red Wing的經驗。因此在開發新產品時,我們非常重視他們的想法及意見。

林:在您在Red Wing Japan任職的期間,您所遭遇到最大的困境是什麼呢?

鈴木: 之前的對談中也許有提到,令人感到最沮喪的情況是我們在開發產品時必須顧慮工廠的生產能力。當我們在設計新的產品時,我們必須跟工廠確認所有的細節,製程,材料取得等是否是完全可以執行的。工廠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大量生產,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效率是關鍵所在。這也是為什麼工廠非常不喜歡任何可能會降低產能的生產步驟。這我完全能夠了解。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必須要常常去拜訪美國原廠那邊,為的就是去學習任何有關於生產的知識,並隨時更新什麼項目是工廠可以做,什麼是不能做的。因為工廠的能力所及是有限,所以開發新產品的過程其實是一連串的溝通以及妥協。


林:那我可以這樣解釋嗎?在設計一個新產品時,最初理想的分數可能是100分,但最後產品正式發售時,產品可能就只有85分。

鈴木: 的確有可能是這樣的情況。但至少產品發售時不是低於80分,通常是”good enough”的情況,我們就可以進行發售。例如,前幾年前我們開發了Klondike這款黑色皮革,其特色是非透染,表層的黑色顏料在使用之後,會透出咖啡色的底色,也就是所謂的「茶芯」。因為早期Red Wing的黑色皮革多為所謂的茶芯皮,而玩家們很喜歡早期Red Wing黑色皮革在使用後透出「茶芯」的感覺,導致這些茶芯皮的老Red Wing很受到市場的喜愛,我們便想要在新產品重現這樣的質感。但其實Klondike的質感跟早期的黑色皮革還是不太一樣,但它已經可以達到玩家所追求的茶芯感。


林:Red Wing Japan主導了東亞地區的營運方針,如台灣,香港,南韓,新加坡等。這些不同的市場有什麼樣的異同是值得分享的?


鈴木: 跟這些東亞地區各個市場比起來,日本市場是最早接觸Red Wing,消費者穿著Red Wing也相對有較長的歷史。但即使如此,整個東亞市場消費者的品味仍是相當接近的,特別是台灣,香港跟中國的消費者,因為他們可以較為輕易的閱讀日本漢字,而日本通常是這類資訊的來源,如雜誌跟日劇等。而韓國以及大部分東南亞國家,如馬來西亞跟新加坡,這些地方的消費者比較會從西方國家的英文網站或媒體去獲取資訊。但即使如此,整個東亞地區消費者的品味仍是同大於異。除此之外,我還特別注意到在台灣似乎有特別多的狂熱收藏家。例如我看到你們前幾次的M.F.B.訪談,那些被你們訪談的收藏家們所珍藏的靴子都非常驚人!

林:我們了解Red Wing Heritage線總是是從以往的老商品全擷取靈感來設計「新」產品。有沒有什麼老的款式是您想要再次復刻重新帶回市場的?

鈴木: 之前有提到,我真的對Red Wing在1950-60間生產的工程師靴,例如#600,特別情有獨鍾。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想要開發我心目中理想的工程師靴。


林:Dr. Sole身爲一個鞋底製造商跟修鞋店家,看到Red Wing這幾年來陸續開發了一些新款的鞋底給新的鞋款使用,例如,新開發的Gro-cord的組合底以及復刻早期運動靴常見的Gro-cord King “B”鞋底等,我們相當樂見這樣的情形。Red Wing提供的修鞋服務也有提供這些新款的鞋底嗎?

鈴木: 是的,這些新款的鞋底都是我們修鞋服務的選配之一。但是在日本,我們不會販售Red Wing的原裝鞋底,這些原裝的鞋底只能從換底服務中取得。因此,如果客人想要使用原裝鞋底來維修他們的Red Wing,他們必須將靴子交給我們處理。可以是親自送到我們的直營門市,也可以郵寄給我們。

林:如果有個人即將購買人生中的第一雙皮靴,您會給他什麼建議呢?

鈴木: 這回答真的因人而異。但我會說「試穿」真的很重要。另外,有時候真的很難讓別人了解為什麼我們會對某雙鞋特別來電有感覺。我們可以跟別人解釋這雙鞋作得多麼精美,使用的材料有多棒,但我相信一個最關鍵的原因讓我們會買一雙鞋是因為我可以感受到這雙鞋給我的一種「聯結」。這就很像「婚姻」。我可以跟別人解釋我老婆的個性如何,她的生活習性是怎樣等,一定有其他人的個性或生活習性跟我老婆是很接近的,但這並不代表我也會愛上這個人並跟她結婚。有時候真的就一種感覺跟靈感。所以要買鞋時,就相信自己的感覺吧!自己喜歡最重要!此外,近幾年來網路購物已經是很普遍的消費行為,我會建議在網路購物之前要保持一定的好奇心,並僅可能獲取更多的資訊。

林:婚姻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比喻。那我可以說網路購物就很像是去線上約會網站找伴侶嗎?我們可以從網站去獲得約會對象的背景以及基本資料,但我們必須要親自見到本人,並相處過後才會知道我們對這約會對象有沒有感覺。

鈴木: 是的,你可以這樣解釋,而且,經驗在網路世界是很重要的。不論是網路買鞋還是跟網友約會,我們都要有一些不如預期,或者可能遭遇風險的心理準備。

林:這真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結論。很感謝您今天撥冗接受訪問。

鈴木:這是我的榮幸!


訪後心得

從鈴木先生的字裡行間我們強烈感受到鈴木先生對於皮靴的熱情。鈴木先生雖然離開了Red Wing,但我們也很高興他仍然選擇留在皮靴這個業界中,持續傳遞他對皮靴的愛。不久的將來,我們期待鈴木先生的新企劃-ブーツのミカタ-可以引領更多消費者進入皮靴的領域,讓更多人能夠體會皮靴的迷人之處。祝福您,鈴木先生!


  • Instagram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weibo
  • Tumblr - White Circle

© 2018 Dr. Sole Co., Ltd